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会计业界面临更多激流险滩中华会计校

2018-10-29 00:19:54

会计业界面临更多激流险滩_中华会计校

会计业界面临更多激流险滩

9:7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1989年的公司年会是安达信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当安达信的合伙人们在德州达拉斯市的阿纳托尔酒店落座之后,会议大厅的灯光渐渐变暗,音响里传出了影片《洛奇III》的插曲-《老虎的眼睛》,一支经常在赛车和拳击比赛时听到的摇滚旋律。不过对于会计师们的聚会来说,这首曲子似乎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牵着一只活生生的老虎大步走向了舞台。这个人就是JimEdwards,安达信(美国)审计部的负责人。他告诉大家不要惊慌,牵出一只老虎的目的,是让大家知道到一个会计师正是要具备像老虎一样的目光。 Edwards大声说:“我们要像老虎的这双眼睛一样抓住机会,紧盯猎物”。话音刚落,台下众多“数豆者”们的情绪马上被调动了起来,对他的这番精彩言论发出了热烈的欢呼。 让我们先忘记这怪诞的一幕和这首歌曲吧。我们之所以说这是个转折点,是因为自此安达信的文化变得更加激进,而回顾这个过往片段会让人觉得安达信3年前的倒闭其实是不可避免的。这一切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安达信作为一个提供专业服务的公司忘记了他们所代表的是什么,他们无视自己职业操守和准则。 可就在安达信倒闭三年之后,会计行业又有麻烦缠身的迹象了。 在澳大利亚,为了回忆当年安达信达拉斯的那场引人注目的会议。澳洲特许会计师协会(ICAA)上周在悉尼发起了一场名为“业内翘楚”的推广活动,并计划在活动中送出一台价值8000美元的等离子电视机。这并不是一个应以自身的正直、操守和诚实而自豪的职业所应做的。 ICAA这次富于争议的品牌推广活动是想把自己的会员与澳洲会计师公会(CPAAustralia)的注册会计师区分开来。CPAAustralia抗议说ICAA的行为是对自己会员的恶意贬低。而会计业内人士也对ICAA的这一举动提出了批评。 ICAA的总经理兼市场主管MarieCampion在参加悉尼的一个广播节目时表示,其实这场活动收效不大。因为在周围充满污泥浊水的氛围之中,谁也说不出特许会计师(CA)和注册会计师(CPA)到底有什么区别。 这次活动背后的动因尚不清楚。因为ICAA并没有会员流失的情况,因此应该犯不上搞这个推广活动。不过,澳洲财经杂志《每周经济评论》的一份报告显示,这次的活动将帮助ICAA避免在今年产生巨额盈余。因为有会员抱怨ICAA去年2,648,000美元的盈余对一个行业组织来说太多了。 但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是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如果同在一个行业内的人都开始自相攻击,那注定这个行业是有问题的了。 ICAA与CPAAustralia的互相攻击揭示出现存的一个问题,即如果一个行业自己都不能管理好自己,那又如何能为公众利益服务?如何解决如技术缺陷以及拥有良好自律精神的会计师和审计师越来越少之类的棘手问题。 不过在这方面,美国也有更多的需要担心的事情,因为美国司法部正在考虑是否要对毕马威兜售避税产品一事提起诉讼,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也不得不研究要是4大真的变成了3大该怎么办。 其实早在2003年,美国参议院下属调查委员会就在报告中指出,毕马威所出售的避税产品利用了一系列贷款和交易产生的税收损失抵消了合法的资本营利,而此项滥用规则的避税产品显着提升了毕马威的收入。 虽然调查发现其他的事务所也曾出售过同样的避税产品,但毕马威却以对客户的特许保密权为由拒绝上交相关文件。这个理由当然不能为调查人员所接受,大概这就是为什么司法部只对毕马威揪住不放的原因。 但由于毕马威稍后进行公开道歉并解雇了牵涉其中的合伙人、美国法院一致同意为安达信翻案、美国政府也不愿因为惩治毕马威使4大再折损一家导致竞争的缺失以及推高会计服务价格一系列因素的综合作用,美国司法部并不打算真的起诉毕马威。但所有的问题并未因此烟消云散。SEC前任首席会计师LynnTurner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尽管后安然时代有了更多的监管和公司治理规定,但会计事务所并没有因此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Turner说:“也许的问题还是出在这些会计公司的文化上,因为它和丑闻发生之前的还是一样的”。 当然,说所有的错误都是腐败造成的就像是说会计业界要对这些丑闻负全责。这不但不公平也不会帮助我们看清事实真相。 2002年《哈佛商业评论》刊载了一篇名为“为什么会计师只做出三流审计”的文章,文中说到,会计业真正的问题并非是有意识的腐败,而是一种系统性、无意识的利己私心。而重建信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仅仅是个开始和基础。 本文的作者MaxBazerman、GeorgeLoewenstein和DonMoore指出,公司审计的竞技场是滋长这种偏见的沃土,因为这个领域充斥着大量模棱两可的概念(比如,什么是投资,什么是费用,收入应该何时确认?),也因为审计师们有充分的商业原因去得到那些付给他们审计费的客户经理层的支持。 从心理上来分析说,人们一般都不愿意伤害那些自己很熟悉的人,而且都对即刻产生的后果比延迟的要敏感。这意味着,审计师们一般都会对出具措辞严厉的审计报告瞻前顾后,因为他们不想损害与客户之间良好的、回报丰厚的商业关系。 还有一种私心会导致审计师在不知不觉中适应了客户帐目的缺陷。因为有些缺陷已既成事实,审计师在面对着这些问题时更倾向于隐瞒而不是披露这些无心之错。 这篇论文建议,要消除这些导致审计师私心的因素,当务之急就是让会计师不会因出具客户“不满意”的审计报告而遭解雇威胁。要能让审计师拥有一份固定期间的合同,在此期间内,客户不得单方面中止合同,所有的费用以及合同的细节都应该被具体化并且不能被更改。 实际上,文章作者的建议是呼吁形成一种体系,让会计师的服务变成一种公共服务,就像税收征管部门一样。 然而,这个想法同样也会催生其他问题。比如这会降低会计行业对人才的吸引力。 而在现实中,想要把所有的私心杂念从行业中完全移除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根据管理学者,也是多年来都致力于专业服务公司咨询的DavidMaister的研究表明,如果会计事务所放弃他们那种单纯为追求利润而自掘坟墓的公司战略,不再升迁那些本不应得到提升的人,特别是那些能揽来交易的超级明星来担任经理,那么,很多会计丑闻还是有可能被避免的。但这真的可能么?我们且拭目以待……

相关热词: 会计 业界

筑志红中麻将怎么下载
碧桂园玫瑰公馆
杭房揽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