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离实验室渐远自嘲不是在开会就是在路创

2019年02月02日 来源:

  科学家离实验室渐远自嘲:不是在开会就是在路上

  项目公关、填表、评审会挤占科研时间,产生越来越多的兼职科学家双休日科学家科学家自嘲: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路上

  前辈数学大家陈省身的一句话让中科院院士李邦河记忆犹新:大数学家每天工作都有10多个小时。

  在李邦河院士看来,对科学家而言,时间无疑就是成果,没有长时间全力以赴的努力,又怎么能成为大师呢?上个世纪50年代,中央提出科学家应该保证5/6的科研时间。

  近年来,科学家的科研时间缩水现象让李邦河院士忧心不已,项目公关、填表、评审会宝贵的科研时间被越来越多地挤占。

  一天24个小时,你有多少时间留给科研?

  中国青年报把这一问题抛给北京、上海、南京、武汉等多地十余位科研院所研究员和高校教授,得到的不约而同的回答是,的时间是晚上和双休日。

  这不是少数人的看法。

  中国科协几年前开展的一项大型调查显示:科研人员职称越高,直接参与科研时间越少。正高级职称仅有38%的时间用于直接从事科研活动。尽管75%以上的科研人员每周工作时间超过了40个小时,工作时间总量不少,但大部分科研人员只能保证30%以上的时间用于从事直接科研活动。

  这份调查发现,许多课题主持人只能加班加点,在8个小时之外尽量找回科研时间。

  科学家离实验室渐行渐远

  很多科学家晚上常常睡不着觉,让他们头痛的事儿比科研本身更复杂

  让张华教授(化名)回忆上次去实验室做实验的时间似乎是件很困难的事。

  这位年富力强的长江学者皱着眉头思索半天,徐徐吐出一句:好像真的已经很久啦。

  但他的确很忙,而且这一切忙碌都跟工作有关:指导学生,看文献、改学生的论文而且,他是20多家学术期刊的编委,参与杂志审稿;他要领导一个实验室的运行,每个春节前后开始申请一年一次的基金,而到年终,则要汇报总结今年做了哪些工作,发表了多少文章,申请了多少专利,下一年度的计划是什么。

  对于张华而言,美好的时光只有刚回国的头两年。那时候张华有一半的时间和学生在实验室做实验。作为实验室主任,他亲自做实验,也手把手地教学生,百分之百的精力都用在科研工作上,现在只能跟他们空对空地讨论了。

  那时候,张华还有时间看世界学术期刊《自然》、《科学》,酝酿在上面发文章,而现在的行政事务和各类会议已经把这些空间填得满满当当了。

  和张华一样,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自嘲已经成为兼职科学家,他们向反映,科研一线那些真真切切的东西正在离他们越来越远。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曾深感应酬过多,耗去了大量的时间,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有时不得不躲起来做点事。而不少教授由于每天疲于应付繁杂的事务,只能把科研时间排在早晨9点以前、晚上7点半以后,外加双休日,带的研究生背后称他们为双休日科学家。

  北京一所重点高校研究高分子材料的赵博士的观察同样可以佐证。

  读博4年里,赵博士很难在实验室里见到自己的导师,这位老板主要在外面跑课题,拿回来就是手下的博士带着硕士们组成小团队做,平均一个人分到一个小课题,一些署着导师名字的成果可能他根本没有参与过。

  中科院声学所一位前所长直言做实验通宵达旦,长时间连轴转,对科学家来说,不觉累。让他头疼的是,有时正当进入状态,一些十万火急的就不期而至:催您呢,上级检查组来了!这里在评审呢,你快过来!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生物化学家王恩多道出一个惊人的事实,很多科学家晚上常常睡不着觉,想的不是科研,而是怎么避免科研项目因经费预算不合格而被卡掉!

  很多时候我们似乎更像老板,像推销员,反而是离科学家的身份越来越远了。一位每天都是个快乐的人千人计划入选者对中国青年报这样感慨。

  一年填了47份表,厚的一份200多页

  大师+团队的时间如果天天在应付申报和评估,就会变成大佬+团伙

  全国政协委员、华中地区某985泳池水处理设备高校的龚教授是个有心人。

  他专门统计了2008年一年他所负责填过的表格,总共有47个难填的表,平均每个表填两天,就是近百天,3个月就没了。

  这其中

,厚的一份表格多达200多页,龚教授关起门来,整整填了5天。

  这些表格名目繁多,龚教授扳起手指一一历数:973项目申请,重点实验室评估,重点实验室规划,学院的规划,学科的规划,211工程申请表,211工程年度工作汇报表,985工程创新表、申请表、评估表等等。

  填表的内容同样让人费神费力。

  比如每年搞大项目的预算,每一部分比例要符合基金的要求,仪器设备费、人工费、实验材料、测试费、国际交流费,参加几次国际会议都要列出来,要去算,一个上千万元的大课题,要算多久啊!

  龚教授说,很多刚从国外回来的老师花了大量的时间,也不知道怎么算,因为要算一个符合申报规定的东西,但是肯定不是真的,谁能预料中间的变化呢。

  南京大学文学院王彬彬教授对此深有同感。

  他介绍,即使在人文学科,一个表格填四五天也很正常,每栏要填三四千字,填下来一两万字,还要去查很多数据。

  在他看来,一些表格的设计很奇怪,比如为一个课题填表,需要分别填写两栏,本课题所取得的成果和本课题的创新之处,每栏限3000字到4000字之内。

  气力输送机>  这让他感觉很荒谬,创新之处不就是成果吗?

  作为申请者,王彬彬教授的经验是,每栏都要填满,表格交上去,别人都写了很多,你只写了一点点,评委就会觉得你态度不端正,要减掉很多分;与此同时,两栏里内容还不能完全一样,一样的意思还得换一种说法,如果完全一样,评委也会觉得你态度有问题。

  这样一来有个危险,本来正常的学术团队就演化为大佬+团伙了。作为973首席科学家的龚教授发出警示,大师+团队能做出很漂亮的科研成果,但是如果每个人每天都在干这些虚的活,没有时间研究重要的科学问题,就不可能有实质性的成果。这就演化成大佬+团伙,和江湖人的生活很像了,他能赚到钱,但是他没有产品,无法为社会作贡献。

  如果没有会,就是我的luckyday

  一位科学家自嘲,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

  我几乎每天都有会。如果没有会,就是我的luckyday。说起科研时间被侵占,北京一家研究院的王教授有道不尽的苦水。

  王教授是中科院2004年的百人计划入选者,2005年初全职回国,太太和孩子都在国外,本想一心一意地在国内做科研,没想到常年会议缠身。

  他介绍,每周填表量不在少数,同样让人烦心的还有会议。王教授每周上班时间大概要参加4个会议,有党政的会、学术的会、外事的会、后勤的会等等。就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十字滑块联轴器,他好不容易才推了北京市一个单位的评审会议。

  周六周日,王教授还要去参加一些评审会,这是因为一些科研领导部门怕平时人难凑齐,把很多评审会都定在了周六周日。

  所有这些会议,几乎没有一个小时内结束的,更多的情况是到外单位开会,一下就要花掉半天时间。

  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王教授一脸苦笑地自嘲。而让他一直不适应的是,国内的会议往往根据领导的时间定,刚说完下午两点半开,马上就可以改到3点。

  为了帮助自己所在领域实现与国际接轨,王教授还需要接待大量的外宾,每周需要审阅至少一篇国外或者中国学术刊物的稿件。

  由于北京堵车,王教授每天早晨5点半就得起床,堵车之前到学校,在学校食堂吃完早餐,开始一天的工作。

  王教授说,真正属于自己的科研时间主要有两块,一个是中午,20分钟左右吃完饭,从来不休息,也不运动,省下来的1个半小时是学习、处理学问的时间段;下班之后大家堵车的时间,王教授到食堂匆匆吃完饭,又赶到办公室,9点钟左右才开车回家,那是我做学问的时间,这个时候大家都累了,也就消停了。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科学家,特别是知名科学家的研究工作时间长期得不到保证成为突出问题。1956年中共中央提出要保证科学家5/6的工作时间。中科院甚至专门成立了时间办公室。

  中科院吴国雄院士感觉现在已经到了比以前更严重的程度:到65岁退休,一半的时间都在开会,所以一个人再投资做生意科研的周期缩短了一半,对国家的损失很大,现在是老院士开会,年轻人也开会,中年人也开会,会议扎堆儿。

  吴国雄院士被开不完的会议搞得很苦恼:不少会议是熟人组织的,不去会得罪人,去了浪费时间。有时候他干脆带着东西做自己的作业。

  SARS疫情暴发时,各式各样的会都没了,他埋头做学问,3个月他与合作者在美国的杂志上发表了3篇论文。但此后好长时间,都写不出好文章来。(雷宇实习生甘晓)

北京瓦尔塔报价
上饶逆变电源逆变器报价
全友成套家具加盟
相关文章
  • 中国工人在吉尔吉斯斯坦与当地居民大规模斗殴
    中国工人在吉尔吉斯斯坦与当地居民大规模斗殴

    摘 要:据吉尔吉斯斯坦媒体和俄罗斯媒体报道,中国企业在吉国参资的“塔迪布拉克左岸金矿”(简称左岸金矿)10月21日发生中国工人与当地居民大规模斗殴事件,造成数名当地人受伤。环球时报综合报道 据吉尔吉斯斯坦媒体和俄罗斯媒体报道,中国企业在吉国参资...

  • 两会召开为行业发展催化剂
    两会召开为行业发展催化剂

    "两会"召开为行业发展催化剂随着全国"两会"在北京的隆重召开,节能环保产业的各项重大发展课题将会得到进一步的讨论审议。今年的"两会"虽然不可能为环保行业的发展指明具体方向,但会为解决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发展争议性问题奠定基调。例如,国家对环...

  • 男子7米大桥坠下身份和坠桥原因不明
    男子7米大桥坠下身份和坠桥原因不明

    闽南8月29日讯 一男子从泉州大桥坠下,不少路人看到,忙报警并拨打120。该男子右脚骨折,但无生命危险。市民曾先生当时正路过江滨北路,“‘砰’的一声。”曾先生说,男子是从距地面约7米高的泉州大桥坠下的。坠桥后,他仰面躺在路上,一动不动。在泉州市...

  • 吴莫愁回应与庾澄庆绯闻他是我的老师别闹了国内国际
    吴莫愁回应与庾澄庆绯闻他是我的老师别闹了国内国际

    李代沫和吴莫愁 孟丽 摄因“中国好声音”而走红的吴莫愁和李代沫昨日来沈,参加由两人合唱的歌曲《阳光传奇》发布会。从沈阳音乐学院走出的两人回归第二故乡,被颁发沈阳市城市宣传大使的证书,也让他们表示荣幸和际遇传奇。而一夜爆红的他们除身价暴涨...

  • 武汉东湖创新示范区谋划扩容超4倍
    武汉东湖创新示范区谋划扩容超4倍

    武汉东湖创新示范区 谋划扩容超4倍有“中国光谷”之称的我国第二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武汉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将迎来大面积扩容。武汉市政府日前原则性通过了《武汉市大光谷板块综合规划及近期实施规划》,将构建2316平方公里的大光谷板块。这意味着目...

  • 高技术含量轻重军事越野车走俏上海车展
    高技术含量轻重军事越野车走俏上海车展

    以“人、车、自然的完美和谐”为主题的2007年上海国际汽车工业展28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落幕。本届车展上,军用车成为一大亮点,从重卡、轻卡到越野车,几乎每个系列的新品中都能找到针对军事用途制造的汽车身影,在保持越野性能的同时,大力提升了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