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D301司机潘一恒放弃逃生以命刹车

2018-10-29 23:54:57

D301司机潘一恒:放弃逃生以命刹车

潘一恒,南昌铁路局福州机务段动车司机,福州人。7月23日晚,他值乘的D301次列车在行驶途中,与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   把动车刹车推到底,需要秒;从司机座位上跳起,逃往车厢,也只需要秒,但生还的希望要大很多。   危急关头,潘一恒选择采取紧急制动措施,为乘客多赢得了一线生机。潘一恒的同事、动车司机白云(化名)说:“若没有紧急制动,起码要多坠落节车厢。”   被发现时,司机胸口被刹车闸把捅穿   在D301动车组上发现潘一恒的,是武警温州支队一中队排长李加秀和上等兵盛飞。   李加秀说,当时他带5名战士冲到被撞毁的车头前,割开变形的车门,把伏在操纵杆上的潘一恒拉了出来。当时,他的胸口已被操纵杆捅穿。从潘一恒身穿的制服,他们判断这人是动车司机。   “当时他手臂上有血,头上还在流血。”盛飞赶紧伸手,想托住他的后背,“但手摸上去软软的,凭手感,我觉得这个人后背骨全撞碎了。”   5名武警战士抬着司机,冲向百米开外的救护车。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发现他已没有脉搏,瞳孔放大,于是马上做胸压。这一做,医护人员绝望了——手一按,心胸部位就陷了下去,原来他的心脏在碰撞后已发生移位。   司机不刹车,坠落的不只是4节车厢   潘一恒的同事白云说,事发当晚,同事赶到现场后致电他:发现潘师傅时,动车的制动机(俗称刹车)闸把已经推至紧急制动位。“潘一恒生命的一刻,肯定紧急刹车了。”   白云说,在运行位时,刹车闸把和司机平行,只有推至紧急制动位时,刹车闸把才斜对胸口。要是潘一恒没有把闸把推至紧急制动位,闸把根本不可能把他捅死。在信号灯失灵、没有调度信息的情况下,只能凭肉眼判断前方是否有障碍物,是否要减速、刹车。   当时是雷雨夜,白云以他的经验判断,肉眼能见度只有100多米。以动车的正常行驶车速,当时留给潘一恒的反应时间只有两三秒。若潘一恒不管乘客,逃至车厢,不能确保生还,但起码有生还希望。白云说,紧急制动后,动车无法马上停止,但速度会快速下降,几秒钟至少减速公里/小时,否则坠落的就不只4节车厢。   同事眼中的他,憨厚可靠   白云说,潘一恒一直从事机车乘务工作,2009年通过培训后,取得动车组驾驶证。他从事机车乘务18年来从未发生行车事故,动车安全行车23万多公里,还获得百日安全竞赛先进个人等荣誉。潘一恒憨厚可靠,开车注重旅客感受,他启动动车后,车速提至公里/小时,车子滑行米后,再平滑加速,这样乘客就不会有很强烈的感觉。 据《钱江晚报》   D301列车长   我们撤离   ■讲述   在这起事故中,D301次列车23名乘务组人员有部分受伤,目前已经被转移到附近的医院接受治疗。   D301次列车长沈冰倩说:“大概到晚上8时31分,司机用紧急制动停车,车剧烈震动,车内全部停电,我们利用电台联系司机,已经联系不上了。如果他没有拉紧急制动阀的话,估计我们这列车,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事发后,D301次乘务组人员在列车长的带领下,时间开始对旅客进行营救和疏散。   D301次列车长陈燕姣说:“我们首先通知乘务员,在安抚旅客的同时,巡视旅客有没有受伤的,我带领人员从8号车厢往前走,把旅客全部疏散到车外,我们在中途也遇见了重伤旅客,我们等所有旅客都疏散完了,确认线路上包括车厢内没有旅客了才撤离的。我们撤出来时是凌晨一时多。”   据央视报道

滑升门厂家
叉车报价
北辰国颂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