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校车事故引发的深思农村儿童上学路越来越远

2018-11-01 21:52:04

校车事故引发的深思:农村儿童上学路越来越远

原标题:校车事故引发的深思:农村儿童上学路越来越远

《问安齐鲁》:校车之殇

孩子们不系安全带在车内玩耍。

齐鲁11月5日讯孩子,是社会的未来,也是每个家庭的希望和寄托所在,但是近段时间以来频频发生的校车交通事故,造成多名学龄儿童意外伤亡,却一再刺痛着人们的神经。2014年11月19日,烟台蓬莱市潮水镇一辆拉载了14名幼儿园孩子的小型面包车与一辆大货车相撞,致使11名儿童死亡,3名儿童受伤。时间仅仅过去了13天。2014年12月2日,东营市垦利县垦利街道中心小学的一辆校车发生侧翻事故,造成3名小学生死亡, 1人受伤。

垦利县校车事故视频:孩子瞬间被甩飞

这是安装在东营垦利县垦利街道中心小学校车上的监控摄像头拍摄下的监控画面。视频资料显示,2014年12月2日13点11分左右,垦利街道办中心小学的校车,从附近各个村子里陆续接上孩子开始向学校方向行驶。从监控画面中可以看到,孩子们在车上有说有笑,互相打闹着。根据事后的统计,这辆核载68人的大型校车,事发时一共拉载了63名学生。

刘教授说,“除了驾驶员以外他应该有一个专门照顾孩子的一个照管人员,它这个车没有配备照管人员,孩子们也是比较活泼,好动,你这个驾驶员既要开车又要照顾孩子,根本就照顾不过来。”

13点22分18秒,校车迎面出现了一辆轿车,随后两车开始会车,22分25秒,校车车头开始大幅度偏转,27秒,校车发生侧翻。

刘教授说,“直接原因就是驾驶员操作失误,转弯过度了,但是这里面反映一些问题还是比较重要,这种车不适合作为校车在农村公路上行驶,太大。”

这就是事故发生的路段,这条乡间公路只有四米宽,而客车的宽度足足有两米半。根据事后的调查,由于会车时,对方车速过快,校车驾驶员在会车侧打方向时,车轮压到了路边的松土上,校车随即从公路上侧翻到了路边。

刘教授说,“会车的时候,对面是个轿车,这边是个校车,校车带着标志呢,校车两个标志很明显,如果你看见校车来了,你应该减速,把自己往边上靠的多一些,等校车过了之后你再加速,甚至停车让他过去。(但)对方来车看见校车来了,没有减速,也没有谦让,当然他也打方向避让了,但是他拿一般社会车辆避让态度来对待。”

从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到,乘坐校车的这63名学生当中,事发时绝大部分都没有系好座椅上的安全带,校车发生侧翻的瞬间,孩子们被抛离车座,纷纷摔向了校车一侧。更不幸的是,校车发生侧翻的路边,恰巧有一处水塘。校车类型选择的不科学、道路规划的不合理、社会车辆驾驶员安全意识的淡漠,终导致了三个幼小生命的意外陨落。

刘教授说,“校车里都是我们的孩子,他们的生命都很宝贵、很脆弱,我们有保护他们,你(应该)有这样的心态,现在社会上看来还远远没有形成这种心态。”

校车事故的频发,不仅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更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从2014年11月底以来,山东省委省政府组织全省各地各部门,纷纷开展了对校车安全的专项整治行动,但另一方面,我们的在明察暗访中也发现,校车安全特别是农村乡镇的校车安全,在实际操作的层面上,由于历史客观原因,依然存在着很多令人担忧的安全隐患。过去一周,我们的《直通真相》版块对于校车事故频发之后省内几个地方的校车问题再次进行了调查,查处难、公共交通资源的滞后、以及校车证照难以办理成为焦点。

平阴县购入83辆校车专门解决农村孩子上学需求

济南市平阴县,是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小县城,平阴县教育局的摸底数据显示,827平方公里的县域面积内,共有二百三十六个行政村六千多中小学生,存在着校车接送的需求。为此,在平阴县政府的主导下,一共购置了八十三辆专用校车,用于解决农村孩子上学的校车需求。

平阴县教体局副局长郭毅说,“我们一开始这八十三辆校车,购车费需要两千多万,我们采用了是让校车公司先出购车费,县政府与校车公司签订了校车协议,分八年分期付款给校车公司,八年以后这个校车产权再归政府,通过这个方式能把这个事情做起来。”

为了解决巨额的校车购置费用,平阴县政府选择与与山东交运集团通达客运有限公司合作,根据当地的财政收入状况,自行调节分期付款的年限,选择分期付款的模式购买了83辆正规校车。有了车,下一步就是如何确保校车的有序规范运行。

学生交的这八十块钱,只占了校车运营成本的一半,另一半每年由县政府从财政资金上进行补贴。8453教育:县财政每年要对校车的运营补贴五百万左右。

根据财政部门的测算,平阴县每辆校车一年的运营成本,包括驾驶员和随车安全照管员的工资开销,大约在11万左右,全县八十三辆校车每年的运营成本大约在九百万左右,每名校车接送学生每月缴纳八十块钱的校车费用,一年大约在四百万左右,其余剩下的五百万缺口由县财政直接支付。

在调查中了解到,为了确保校车的有序运行,除去校车运行的成本费用,平阴县财政每年会拿出五十万的校车管理经费作为奖励,只要校车运营公司确保不出现安全事故,这些钱作为奖励,将一次性支付。

在县政府的主导之下,财政、教育、交通、交警等等各部门也明确分工,从每一个细节上确保校车运行的安全。平阴交警说,“对每一辆校车所经的路线都民警跟车联合教体局、交通局对所有的路线实际进行了勘察,我们民警也实时的征求校车驾驶人意见,对所有路线发现的临水临崖、陡坡急弯,所经过的这些隐患全部排查出来,然后责令有关职能部门进行整改,及时增设提示和警示标志。”

在平阴县,校车运营是由县长亲自负责协调、督办,各部门全力配合下进行的。形成了“政府主导、企业运营、部门监管、政府补贴”的平阴模式。从目前来看,校车运营,不但没有增加了农村家庭的负担,反而为他们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比如说现在家长不用再接送学生了,腾出时间进行生产经营,打工,每个月打工费能到两千多块钱。

平阴正规校车投入运营两年多的时间,取得了明显的成效。特别是在广大公交运力不足的农村地区、城乡结合部,平阴模式,是确保校车安全,彻底解决校车之殇的有效途径之一。

校车安全管理条例需要细化农村孩子的上学路正变得更远

山东省政协委员刘学信说,“把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具体细化,尤其是要把政府在校车支持上的加以明确,把这个出资落实到位。”

山东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副局长张贤艳说个就是解决政府主导、部门协作配合、社会广泛参与的综合工作机制,形成联系会议,定期分析形势。

家长们的无奈,折射了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一方面,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和大量进城务工人流的转移,农村学校生源的减少和农村教育改革的日渐推开,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在我国农村,平均每一天就要消失六十三所小学,三所初中。有关教育专家的调研还显示,十年之间我国农村小学减少了52.1%。农村乡镇的学龄儿童上学路途距离是越来越远。而另一方面,相对于广大农村地区与日俱增的校车接送的实际需求,受限于政策规划、资金配套等等的实际现状,动辄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正规校车,在广大的农村乡镇学校却寥寥无几,正是在这样的供求矛盾之下,黑校车也就自然成为了家长和学校的一种无奈而又现实的选择。虽然加大对黑校车的整治必然能够有效的强化校车安全,但要彻底解决校车之殇,可以说还是任重而道远。

原标题:校车事故引发的深思:农村儿童上学路越来越远

稿源:人民

作者:

垃圾桶厂家
水陆挖掘机租赁
推拉力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