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移动2000亿TD投资的经济价值再论证

2019年05月16日 来源:

中移动2000亿TD投资的经济价值再论证

文/老解1972 (通信业内人士)

作为在移动通信从业十几年的业内人士,读《财新》的封面文章《TD式创新》真有惊心动魄的感觉,特别是通过的采访细节得知沉淀了2000亿投资的TDS能够从一家企业之言上升为国家意志强行推动的产业标准,竟然是肇始于受本土自主风潮而被鼓动的非专业人士写给的信,不由不让人愤慨于砖家误国之痛。倘通过此文所列之事实依据而把误国秧业者刻上历史的耻辱烙印,能使那些为一己名利而借势生风者警醒,则此文价值善莫大焉。

然此文一出,争议四起,更有沐猴而冠者罔顾作者通过深度采访而来的详尽事实依据,仅从民族产业国际标准为国争光为民争气的虚无立场出发,对此文和刊发此文的财新杂志大开帽子工厂,以抹黑国家、攻击政府的大帽子对其上纲上线,并炮制出《TD的价值》、《从国家战略看TD-SCDMA很成功》、《杨骅回击TD盖棺论:TD创新意义绝不浅止于3G》、《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等文章强挺TD、为误国砖家摇旗呐喊,然在笔者读来,这些文章却尽是罔顾数据事实、论证逻辑混乱的虚张声势之语,意在定性立场先行,令人读罢哑然,所以草就此文围绕中国移动的TD-SCDMA投资的产业价值问题做详尽评述以正视听。

TD-SCDMA终究只是一种通信技术,且是仅能应用于通信产业的通信技术,所以在讨论TD-SCDMA的价值的时候终究不能脱离在其为产业发展而带来的贡献,脱离产业价值而如正言在《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一文中谈什么TD-SCDMA的规模投资和商用牌照的发放,收获了一个国际共识:中国说到做到。国际社会通过TD-SCDMA的历史确认了:如果中国提出一个标准,一定会在自己的土地上用起来,中国对自己的创造有了自信,虚妄到中国需要用1880亿投资来买一个国际认知就难免贻笑大方了。此外,脱离TD-SCDMA的产业价值谈什么TD-SCDMA技术究竟是西门子赠送的还是大唐自主发现的、谈什么TD-SCDMA专利中中国企业所占比例有没有超过外国公司等等论题,其实都是避实就虚。

技术标准的产业价值无非体现在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两个方面,如下就先就中国移动2000亿投资的经济价值做一番论证:

1.中国移动在TD-SCDMA络建设上的投资究竟有多少?

财新《TD式创新》一文根据野村证券的统计,得出的结论是截至2014年底,TD-SCDMA络建设累计投资超过1880亿元。加上中国移动投入的终端补贴、营销资源,保守估计投入远远超过2000亿元。

正言所作《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一文对此表示质疑,认为根据TD产业联盟跟踪统计,中国移动至今共投资采购了415万个TD-SCDMA载波。按每载波单价1.2万元算,投资总额应该不难得出,简单算一下是498亿。

仅看络建设一项,差距高达1380多亿,究竟谁的数据为准确呢?当然是中国移动自己的统计。在中国移动3G建设上, TD建所需资金均由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自筹,中国移动各省公司都实行TD建设资金专款专用,明确区分集团公司与上市公司的投资界面,中国移动集团公司负责能形成独立完整、可单独辨认实物形态且为该项目专用的设备投资,其他现有设备扩容、房产装修改造等费用由上市公司投资。在3G建设过程中中国移动一直要求各省公司加强TD建项目资产实物管理,确保集团公司与上市公司之间资产界面清晰,严格区分与上市公司的实物资产。因此,TD-SCDMA专项设备投资的权威数据只能是来自中国移动自身的统计,在2014年1月9日召开的我国移动通信创新链 产业链发展研讨会---暨TD产业技术协同创新经验交流会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正茂明确宣布:截至2013年12月底,TD-SCDMA全累计基站总数已经达到43万个,络累计总投资超过1500亿元(

所以,对比李正茂副总裁所说截止到2013年底络投资1500亿,野村证券的1880亿是截止到2014年年底,结论相当靠谱。

2. 中国移动在TD-SCDMA络建设上的投资究竟能否收回?

财新《TD式创新》一文同样引用野村证券副总裁黄乐平的说法是:现在,TD-SCDMA络的利用率约30%。随着TD-SCDMA用户转向4G,这笔巨大的投资永远收不回来了。

项立刚所作《从国家战略看TD-SCDMA很成功》一文则攻击该很弱智,认为这些简单化的看法,以为一个络建设投资只是基站,基本络建设是一个综合体系,而3G到4G更是如此,核心、站址、天线、抱杆很多都是可以共用,而到了后期所有的4G的基站都是3G和4G兼容的,只要进行软件升级就可以到4G。那里可能是投资无法收回?正言所作《高层批示被拦腰斩断 TD-SCDMA质疑者动机令人生疑》一文也强调:很明显,TD-SCDMA投资不是沉没了,而是在转化利用。

三者之间对于投资收回在财务理解上是相同的,财新的投资收不回指的是TD-SCDMA历经5年时间建设,用1880亿的固定投资建设的3G络能力,但其利用率却仅仅达到30%左右之后用户就转向使用TD-LTE络了,所以有70%的络能力(不考虑峰值因素的平均计算,可以折合为70%的固定投资)被浪费了,建设了却没有被用上;而项文和正言文所质疑的正是这1880亿固定投资所创造的络能力并没有被浪费掉,可以通过基站和配套设备的利旧复用收回来。

前文说过,中国移动各省公司都实行TD建设资金专款专用,明确区分集团公司与上市公司的投资界面,中国移动集团公司负责能形成独立完整、可单独辨认实物形态且为该项目专用的设备投资,其他现有设备扩容、房产装修改造等费用由上市公司投资。因此项立刚所说可以共用的核心、站址、天线、抱杆(这里要指出项专家一个错误,3G天线和4G天线是无法共用的)等等,都不含在由中国移动集团公司负责的TD专项投资里。这一点从中国移动的历年的财报推介材料里都可以看到,包括GSM、TD-SCDMA等基础络建设的固定投资与局房、传输、支撑系统等都是单列的,是不含在李正茂副总裁所说的1500亿里边的。

反而在TD-LTE的建设中,真正可以利旧的恰恰是基站,但项文所称到了后期所有的4G的基站都是3G和4G兼容的,只要进行软件升级就可以到4G却又错了。中国移动TD-LTE组策略根据其获得的频率资源而定,共计有D频段、F频段和E频段三个频段可用,其中只有F频段与TD-SCDMA同频,可以通过3G升级而来,其余频段均只能采取新建方式。而F频段上中国移动只获得了20M的带宽,远远不能满足数据业务流量迅猛发展的需求,而且F频段划分相对干净的D频段而言更为杂散,干扰也多,所以从长远考虑,中国移动的TD-LTE组会以D频段建设为主,F频段只是为满足快速建的单一目的的短期行为。所以,请项专家记住不是所有的4G基站都能和3G兼容,尤其考虑到同频干扰问题,不是所有的TD-SCDMA基站都能升级到F频段的4G基站。

再具体到可升级的基站而言,基站主要由基带单元(BBU)和射频单元(RRU)两部分组成,仅有射频单元(RRU)可以利用软件升级做利旧,而基带单元(BBU)则需彻底更换,按照中国移动TD-LTE设备招标价格核算,F频段升级基站价格约为F频段新建基站价格的二分之一,即采取升级TD-SCDMA到TD-LTE大约有50%的投资节省。所以,请项专家记住不是TD-SCDMA基站的所有组成部分都可以利旧复用。

如此算下来,中国移动1880亿固定投资建设的45万TD-SCDMA基站按照35%左右的可升级比率(据中国移动TD-LTE招标比例)再乘以50%的利旧比例,可以粗略计算约329亿的投资会被TD-LTE的4G建设重复利用,如果可以折算的话是不是可以说有17%的投资可以被回收利用?当然这还没有考虑中国移动在TD-LTE的招标分配中很多4G设备供应商并不能在其4G份额区域内对异厂商的TD-SCDMA络做升级而只能做新建。

-SCDMA对于中国移动的伤害仅止于这1880亿吗?

中国移动经过十几年时间打造了一张全球覆盖范围广、络指标、承载用户多的GSM络,而按照产业技术发展走向,由GSM平滑升级到WCDMA是国际主流的技术演进路线,无论从投资节省、市场发展、产业链支撑等角度来看,还是从运营商意愿、投资者认可、用户使用习惯来看,都应该是中国移动顺理成章的选择。然而,TD-SCDMA的横空出世却将中国移动的如意算盘统统打乱,误国秧业的砖家们竟然以抑强扶弱的理由打动了决策者做出了用TD-SCDMA的包袱来绊住一骑绝尘的领跑者的决定。

中国移动在2009年拿到TD-SCDMA的牌照之后背负的包袱有多重?下图这张表一目了然:

背负着TD-SCDMA这个先天不足的脑瘫儿包袱,中国移动从2009年拿到TD-SCDMA的3G牌照到2013年拿到TD-LTE的4G 牌照的5年间,在络建设上一直着力做的一件事情叫数据分流。为什么要做数据分流?因为随着移动互联在2010年开始爆发式的增长,中国移动的络能力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TD-SCDMA络空转,GSM络暴堵,于是为了满足用户的上需求减少高端客户流失,中国移动迫不得已开始加大WLAN的建设,截止到2013年年底在AP数量达到429万台,而这429万台AP的投入又为中国移动带来了多少业务收入呢?从中国移动2013年财报披露的数据可以看到分流了全无线上业务流量达73%以上的WLAN的业务收入仅仅占了无线上业务收入的2.6%左右!明显可以看出,WLAN的建设也是一项永远也收不回来的投资。

明知道WLAN的投资入不敷出,中国移动为什么还要加大建设力度呢?就是因为TD 络的运营效果远远不能达到预期,截止到2012年底经过三年多时间,中国移动的TD-SCDMA络已具备支撑1.4 亿用户的络能力,但是VLR登记活跃用户数不到3000万,全无线利用率不足25%; TD络分流的移动数据流量只有12.5%(不含WLAN),的省只有6.3%;TD用户70%的语音业务和40%的数据流量还承载在2G络上。看下图中国移动GSM络数据占比的增长情况,不能不让人心生感慨:在用以承载数据业务流量的TD-SCDMA建站数量逐年增加的同时,本该在代际更迭中逐步消退的以语音承载为主的GSM络却日益挑起了数据业务的重担,而对比同期的联通3G数据流量却录得了185%的高速增长。身为TD联盟秘书长的杨骅先生在《杨骅回击TD盖棺论:TD创新意义绝不浅止于3G》的采访中强调:回到3G层面,联通的3G基站数量是与移动的3G基站数量持平,但其支撑的3G用户数远少于移动,移动3G仍有2亿多的用户在,这样的情况下说移动3G投资不值,显然无根据。不知道杨先生能不能放下身段去了解一下移动和联通的3G基站的利用率以及移动和联通的各2亿在用户的数据流量对比情况之后再做结论呢?

TD-SCDMA络的低能与不堪重用,反过来对中国移动的7.6亿2G用户和1.9亿3G用户也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在中国联通的3G用户享受42Mbps的高速移动互联冲浪的快感时,他们却只能被被歧视性地困守在龟速的GSM络和壅塞的WLAN络之上,被风生水起的中国移动互联盛宴拒之门外作壁上观。当然,项立刚先生在其《从国家战略看TD-SCDMA很成功》一文中说用户如果需要使用更快的络,除了中国移动还和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可以选择,事实是有较高要求的用户已经选择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3G络,这分明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态度。

综述:以财新《TD式创新》所引用电信业内权威人士的观点为本文作结:TD-SCDMA更大的影响是延误了中国的整个电信市场,用户和整个产业的发展都付出了代价。用户在很长的时间里,失去了享受更好移动互联服务的机会,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TD-SCDMA阻碍了整个中国移动互联的发展。与我心有戚戚焉!

手机靓号网
腾邦现货
昆明焊管
相关文章
  • 60岁米雪素颜近照似少女曾参演楼上楼下而出道
    60岁米雪素颜近照似少女曾参演楼上楼下而出道

    据香港媒体报道,艺人米雪出席电台戏曲访问,她表示在两年前曾演粤剧,觉得粤剧背后有很多趣味地方。问到可打算再演粤剧?米雪表示:“暂时没有时间,因为要做舞台剧。”另外,讲到无线有合约艺人离巢,如陈国邦及之前的关菊英都相继不续约,米雪表示早前...

  • 股民炒股20年赚4套房淡看涨跌东湖边种菜
    股民炒股20年赚4套房淡看涨跌东湖边种菜

    除了股票,还有菜园和驴行。在武汉的东湖边,炒股20年赚了4套房子,和朋友耕种着3亩菜园的股民浩荡,被朋友称为种菜哥。此轮股市大震荡,种菜哥本金超百万的账户一度亏损50%,但他却十分淡定,依旧每天到菜园浇水施肥,他说:炒股有时候就像种菜,要提前播...

  • 乳业新政案新希望1亿收购非常牛1
    乳业新政案新希望1亿收购非常牛1

    1 2下一页24日,本报从新希望(11.45,-0.30,-2.55%,吧)集团得到证实,新希望集团欲斥资1亿元收购内蒙古非常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非常牛”)51%股权。非常牛董事长李成云将被任命为新希望乳业控股公司执行总裁。收购如果成功,这将是自《乳制品产业政策》(以...

  • 发改委中国三大区域战略稳步推进京津冀集中攻坚
    发改委中国三大区域战略稳步推进京津冀集中攻坚

    中新社北京5月6日电 ( 周锐)中国国家发改委6日发布消息称,2015年一季度,中国“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启动实施,稳步推进。2015年3月,中国官方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国家发改委介绍说...

  • 今日嗅评颠覆一个行业的永远不是内行人
    今日嗅评颠覆一个行业的永远不是内行人

    比亚迪:高企的股价已充分反映机遇,掩盖了风险Eastland:人见利而不见害,鸟见食而不见亡。只盯机遇无视风险是不明智的。如意乐1:其实比亚迪目前的问题也是国内很多企业都会遇到的问题,转型期与原有产品过渡阶段,比亚迪不攻新能源则更难,国内的车企的...

  • 北京地下水1999年以来首次回升南水北调是功臣
    北京地下水1999年以来首次回升南水北调是功臣

    南水北调。新京报讯 (见习信娜)北京市水务局昨日表示,885个地下水位监测点数据显示,7月31日全市地下水埋深度较6月30日回升了15厘米,达到26.55米,地下水储量增加8000多万立方米。这是1999年以来地下水位的首次回升。北京市水务局表示,此次地下水位回升不是...